秦朗

秦始皇大本命,抖森我男神

拜托一定要看

作为双方的路人粉,我对这件事处于中立位置,所以我觉得我必须要让真相大白于粉圈。拜托等等和乔叔双方的粉丝一定要看一下这些图,这场骂战真的不是我们三方任何一方搞出来的事情,真的是黑子在搞事情,大家都冷静一点,不要给自家爱豆丢人,如有不信的,可自行在微博上搜索“厕粉”,这些放图黑人的真的不是自家。友军!!!拜托大家理智一点了!!!

重要的事说三遍:

是黑子在搞事情!!!

是黑子在搞事情!!!

是黑子在搞事情!!!

占tag抱歉,三天后删

刷屏抱歉

拜托一定要看

作为双方的路人粉,我对这件事处于中立位置,所以我觉得我必须要让真相大白于粉圈。拜托等等和乔叔双方的粉丝一定要看一下这些图,这场骂战真的不是我们三方任何一方搞出来的事情,真的是黑子在搞事情,大家都冷静一点,不要给自家爱豆丢人,如有不信的,可自行在微博上搜索“厕粉”,这些放图黑人的真的不是自家。友军!!!拜托大家理智一点了!!!

重要的事说三遍:

是黑子在搞事情!!!

是黑子在搞事情!!!

是黑子在搞事情!!!

占tag抱歉,三天后删

拜托一定要看

作为双方的路人粉,我对这件事处于中立位置,所以我觉得我必须要让真相大白于粉圈。拜托等等和乔叔双方的粉丝一定要看一下这些图,这场骂战真的不是我们三方任何一方搞出来的事情,真的是黑子在搞事情,大家都冷静一点,不要给自家爱豆丢人,如有不信的,可自行在微博上搜索“厕粉”,这些放图黑人的真的不是自家。友军!!!拜托大家理智一点了!!!

重要的事说三遍:

是黑子在搞事情!!!

是黑子在搞事情!!!

是黑子在搞事情!!!

占tag抱歉,三天后删

大家先冷静一下啊

占双方演员tag不好意思,过三天就会删的

纯粹分析一下情况,个人观点,不代表任何一方,不偏不黑不吹,求不撕。

是等等和乔叔两个人的路人粉,从少四开始粉等等,名流开始粉乔叔,也确实是腐女,腐龄五年,有关注凌湛的tag。

昨天相信有不少人和我一样点进乐乎发现tag都是乱码,所以我昨天就没再上,结果今天午睡起来发现凌湛的tag出人意料的多,本来以为是有很多太太产粮,还在想难道是醉玲珑突然爆红,结果点进来一看天都变了,就往前翻了解了一下情况,我就想说一下我个人的看法,因为对两位演员都算有好感,所以不希望两边吵成这样,而且被其他纯路人看到了,难免要给自家偶像丢人,所以希望大家都冷静一下。

①我想应该有一些凌湛的cp粉并不是两方任何一位的纯粉,不是双方任何一位演员的粉丝,只是单纯萌cp,所以希望大家不要一棍子打死,错不是任何一方的粉丝所有人一起犯的。

②大家都知道在粉群里有anti的存在,我们不能保证这其中是否有anti的推波助澜,不希望做一些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而且如果演员双方关系不错的话,粉丝的互相攻击无疑会对双方关系造成影响。

③cp粉乱带tag确实有错在先,这件事情很多粉圈都为此撕过了,就我所关注的tag里,已经有楼诚和一八的例子了,也有不少写手太太删作退圈。对于这件事给各位唯粉和非腐粉们造成困扰,对此感到十分抱歉,希望cp粉能得到教训,不要给双方都带来困扰。

④此次事件不排除是否有路人围观,很多时候,粉丝也是演员的脸面,希望粉圈间能和平共处,不要给自家正主丢脸。

⑤为cp粉做错事情给双方粉丝和正主带来的不好影响道歉,这件事毕竟是我们腐圈的人考虑欠妥在先,希望大家能够把这些不好的帖子和言论能删就删吧,不要给自家正主造成不好的影响,毕竟没有粉丝是不希望自家爱豆更上一层楼的。

⑥希望任何一方的粉丝包括腐粉都冷静一下,不要再做不好的事情给自家的圈子抹黑了。

老黑,生日快乐吖^ω^

队长,夏明朗,我说不来好听的,也是笔拙,就祝你生日快乐,和陆臻好好的,岁岁年年有今朝

【一八】我不记仇,但有仇必报番外篇(下)

继续甜^ω^
私设有!ooc有!八爷略心机!黑yxy有!仅针对人设,不上升真人,不喜绕道,拒撕。

借着齐桓眼睛不方便的由头,张启山亲自给人洗了澡,那算子别别扭扭的坐在木桶里,全身都泛着粉,也不知是热水蒸的,还是羞的,诱人的很,可叫张启山吃够了豆腐,全身上下都擦了个遍,末了擦干的时候,齐桓即使看不见张启山,也不敢抬头了。

自齐桓成年起就不再留宿张府主卧,转而在主卧边独占一屋,时隔两年,再一次躺在那张柔软的大床上,被张启山抱在怀里入睡,久违却温暖。

一夜无梦,张启山醒来时自己都有点愣神,看了看怀里睡的脸红扑扑的毫无戒备的人,由衷同意二月红的劝说,张府是该添个主子了……

张启山这样想着,决定抱着自家算命的睡个回笼觉,结果一睡就睡晚了,醒时齐桓正直愣愣地看着他,明知道人已经看不见了,却总觉他眼里有什么。

过了一日,齐桓不肯再让他抱,于是只好扶着人一路摸索着下楼,其间险些磕在楼梯扶手的雕花上,可把张启山吓的够呛,好在是有惊无险。张启山转天就吩咐下去,张府所有带边角的家具都换成圆角的,统统拿上好厚实的天鹅绒包了边,连带着地毯也翻了三倍厚。寻常富贵人家也只是拿来做冬季衣料的大毛料子,张启山毫不吝惜地叫人铺了满地,不仅踩上去一丝声响也无,真要摔上去,那是一点也不疼。旁人见了只怕要道一声张府豪奢,却不知只是为了齐桓一人而散尽千金,暂且压下不提。

饭厅里,尹小姐已经大大方方坐在了主位左下首,这张府谁不知那是齐八爷的专座,但要劝住这位大小姐,那也是没本事,副官又一大早去了红府,小葵急得在冬日里冒了一脑门汗,乍一见着张启山差点哭出来。

张启山挑了挑眉,并不说什么,尹新月正自得意间,张启山直接把齐桓安置在了主座上,自己在右下首坐了,并不理会对面瞪得眼睛都要脱眶的大小姐,叫小葵摆了饭。

清粥,煮蛋,并几样开胃的酸辣小菜,张府的早膳素来简单,张启山喂齐桓却是津津有味,齐桓好口腹之欲,却吃的不多,饶是如此,这冬日里,张启山那碗粥也已放的半凉,一向挑剔的长沙布防官却仿佛没有感知,在小葵开口说要换一碗前直接端起来喝了个干净。张启山自得其乐的很,小葵看在眼里也是偷着乐,叫尹新月看着却全是刺,不就是仗着张启山吗,一会儿人走了,看你怎么办!

用了早膳,张启山就得去军里了,昨儿漏了一日,今天少不得回来晚些,又不好带着齐桓去,临走前是千叮咛万嘱咐,生怕齐桓吃了一点亏受了一点委屈,管家乐呵呵听着,末了回一句,“佛爷放心吧,这谁才是张府的当家主母,大伙儿心里都清楚的很,绝不会有那些个不开眼的冲撞了八爷。”张启山这才点点头满意的去了。

齐桓回卧室待着也没意思,索性在楼下会客厅里坐了,拿了个苹果在手里,并不吃,只是发呆,然后就听见哒哒的高跟鞋走近的声响。

到底是被家里惯坏的女孩子,齐桓本也不欲太叫人没脸,却奈何不过尹小姐自己作死。要说这佛爷心尖子上的人是谁,就算之前不知道,看过这两日也都清楚了,也就尹小姐自以为是的很。

“之前不是说不来了吗?齐八爷这是食言而肥啊,这话要传到别人耳朵里,八爷这生意可就做不成了。”

齐桓最厌烦人家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九门的当家,哪个不是生而尊贵,纵是这新月饭店百年根基,九门也未必放在眼里,偏偏有人拿着鸡毛当令箭,尹家后继无人啊……

齐桓微笑着拱手,尹小姐,这可不是我自己要来的。

尹新月看不懂唇语,守在会客厅门前的张家亲兵只好代为翻译,一板一眼毫无感情的声音已经削弱了这句话的杀伤力,于尹新月却仍是火上浇油的作用。

“齐桓,你一个男人,就不恶心吗?”

恶心?齐桓偏了偏头,显然不能理解尹新月的想法,但这并不妨碍他在尹新月心头扎根刺,你为什么会觉得两情相悦是一件恶心的事?

尹新月气得浑身发抖,“你居然对启山有这样的想法!”

尹小姐有这样的想法,我为什么不能有?

“齐桓!你赢不了我的!张家大族,启山不可能让张家断在这一代,我才是能替他生儿育女的人!”

这无疑是齐桓最在意的事,在他的卦象里,张启山一生子嗣缘盛极,这显然是他给不了的……

尹新月露出一个胜利者的笑容,转身离去。

亲兵见齐桓脸色灰败,担心的很,“八爷,您没事儿吧?”

齐桓摇摇头,放下苹果,起身摸索着往楼上去了,却不知自己估错了位置,那苹果在地毯上滚了一路……

张启山傍晚回家时在亲兵口中得了消息,心疼的不得,亲自下厨去给齐桓煮了碗粥,吩咐晚上不摆饭了,不许给尹小姐单做,就端着碗上了楼。

卧室里,算子把自己埋在枕头里,睡得天昏地暗,张启山轻轻把人推醒,才发现枕头上晕了一片深色,算子眼睛红红的发肿,显然是哭过了。

把睡的软绵绵的人往怀里抱了抱,“易知,用了晚膳再睡好不好?我亲手煮的粥。”

齐桓困的厉害,身与心俱疲,张启山看他那副憔悴的样子担心的不行,好说歹说哄人喝了半碗粥,就叫算子扯住了衣袖。

佛爷,我们到底算什么?

张启山面上终于有了些笑模样,“易知终于想起来问了?你觉得我们算什么呢?或者,你希望我们算什么?”

齐桓面上腾起一片薄红,启山哥哥,他说,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易知。”男人的鼻息热热地喷在颈项处,有些痒,齐桓却并不想躲开。

“易知,嫁给我,好不好?”张启山用鼻尖蹭了蹭齐桓的面颊,“二爷说的很是,我这张府,缺个主母。”

要嫁也是你嫁,齐桓说着笑起来,你说你要娶我,要说话算数。

在爱人唇上偷了个吻,张启山心情大好,“自然算数,那你就是应了,我马上吩咐人去准备婚礼。”

就这样交代了自己的初吻,齐桓还有些懵,此时自然听之任之,张启山说什么就是什么。

“易知今天受了委屈了,我都知道了,放心,看你爷们儿怎么帮你讨回来。”

隔天全城都知道张大佛爷要成亲的消息,齐桓好好的回了香堂,尹新月每天像个花孔雀一样四处应邀,俨然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张府的女主人。

九门众人轮番上门安慰痴心错付的八爷,却通通被挡在了门口,几人一合计,直接去军里找了张启山,去时怒气冲冲,回来都个个无奈。

转眼已是婚礼之日,尹新月早早上好了大妆等着婚礼,长沙百姓见九门当家一个个虽挂着不情愿却还是盛装出席,只当这新娘子背后势力如何惊人,却不想在见到新人时大跌眼镜,那两个身着绛红色长袍的男人,不是佛爷和八爷又是谁?

“诸位静一静,听张某人一言。”张启山双手下压做了个收声的手势,见喧闹的宾客都安静下来,张启山满意的点了点头,“诸位都知道,九门各位当家都是一起长大,情谊非常,我同老八相悦已久,奈何小人作祟,今日,我张启山在此立誓,齐桓是唯一与我并肩之人,不离不弃,生死相依。在此上告天地宗庙,下启兄弟高朋,我张启山与齐桓,共结两姓之好。”

“恭喜张大佛爷与齐八爷喜结连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齐桓从未指望过能收到祝福,此时又哭又笑的不知怎么办才好,手被身边的人紧紧握住,“易知,以后的路,我们一起走,我不敬天信命,我只信你。”

—Fin—

有话要说:
缩的太厉害了,感觉有点儿乱,我解释一下后面,就是佛爷假装要和尹新月结婚,尹新月各种忘乎所以,完了佛爷娶的是八爷,说明是尹新月自作多情,但是因为她之前各种以张夫人自居,所以就成了长沙城最大的笑话,差不多就是这样,写完发现我还是手软了。

【一八】我不记仇,但有仇必报番外篇(中)

私设有!ooc有!八爷略心机!黑yxy有!仅针对人设,不上升真人,不喜绕道,拒撕。

即使两个大男人坐在车后座上,空间也并不宽裕,何况张启山直接把人抱在怀里,齐桓看不见,索性也不管张启山,自顾自的想事情。

他爱张启山,这是毋庸置疑的,不然也不会破了齐家祖上的规矩,可张启山不一样,这么多年过来,他一直以长兄的姿态护在他身边,约莫是没有这心思的,齐桓有些自嘲,他的兄弟,怎会有如此不堪的想法……

然而心底却有另一个声音在叫嚣,如果张启山真的对你没有一点意思,九门众人都是兄弟,为什么他单单护着你一个?

那是因为我年纪最小啊!齐桓这样想着,却自觉底气不足。

嘁,那声音嗤到,齐八爷,是男人就果敢点,喜欢就去追嘛,万一去张启山喜欢的是你呢,还要生生错过嘛?!你自己想想,你要是再不主动点,张启山可就跟尹新月好了,以后,没有人保护你,给你做你爱吃的莲藕炖猪蹄,也没有人千辛万苦从斗里给你带宝贝出来,以后,这些,可都是尹新月的了,你甘心吗?

我当然不甘心的,可我能怎样呢?新月饭店千金万重的大小姐,我拿什么跟她比?

奇门八算,最会算的,不是人心吗?怎么,齐八爷,那么没自信?

齐桓突地笑起来,很是这个理,张启山,你先招我的,我齐桓看上的,断没有叫人抢了去的道理……

“在笑什么?”似乎是怕突兀地开口会吓到齐桓,男人的声音低沉和缓。

齐桓小幅度摇了摇头,张口,启山哥哥很久没这么抱过我了。

车里的光线虽昏暗些,却也不影响张启山判断口型,低头看到怀里的男人笑得开心满足如同稚子,自己也撑不住笑了,心里却仍是痛的,他愿意保护一辈子的人,早早的遭了天谴,此刻却因为一个久违的拥抱,如此满足,要怎么才能对他更好?张启山环在齐桓身上的手又紧了紧,没有关系,老八,以后,我来做你的眼,我就是你的口……

“易知若是喜欢,以后,启山哥哥一直抱着你,好不好?”

齐桓心跟着这句话一颤,难道,真的不是他一厢情愿?这样想着,面上却带出点苦涩来,佛爷莫要取笑易知了,嫂夫人就在府里,这话以后可说不得,叫夫人听见,该叫佛爷睡书房去了。

张启山想起尹新月就头痛,又不知怎么解释,两人正有些沉寂间,车停了。

“老八,到家了,你是回房休息,还是去书房陪我处理军务,早上出来的急,还没来得及处理。”

齐桓稍一犹豫,管家已到了近前来,老管家岁数大了,几位爷那都是当孩子看的,这会儿不由唏嘘,“这是怎么了?八爷受罪了。”转向张启山又道,“佛爷,现在摆饭吗?一早听您去了八爷府上,已经叫小厨房准备了八爷喜欢的吃食。”

张启山一时如醍醐灌顶,倒真是,险些忘了这会儿已经过了午膳的时候了,“摆饭吧,老八想来也是饿了,是我疏忽了。”

一路把人抱进饭厅,安置在主坐左下首第一个位子上,尹新月也走了进来,张府的规矩是佛爷不上桌不能摆饭,饿了这半日,尹小姐正是火大的时候,这一进门,好么,罪魁祸首就搁那儿坐着,登时就气不打一处来,开口就重的很,“齐八爷,这不是好好的么,早上副官那样着急忙慌的,还当出了什么大不了的事了。”

张启山当即就要发作,连身后的张承山都面色不善,齐桓猜也猜的到,心里偷笑着伸手扯了扯张启山的衣摆,佛爷,我饿了。

一听齐桓说饿,张启山哪里还管那尹大小姐,赶紧催人摆饭,自己在主位上坐了。张承山素来是个识颜色的,又跟着自家堂兄这么些年,当下就在张启山右下首坐了,待尹新月反应过来,自己只能坐在末席。这大小姐哪能咽的下这口气,齐桓先动不得,那让副官让位总行吧?

“尹小姐,这里是张府,承山是我弟弟,自然也是这儿的主人,你要是不乐意,可以回房用饭。”到底是给了人一个台阶,新月饭店的大小姐,即使人再不济,总得给她背后的势力一些面子,不好就这么把人得罪了。

尹新月也没想着能有人这样下自己的面子,这会儿张启山都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本该就坡下驴,偏又是个性子左犟的,竟也不顾这些,当真在那末席上坐了。

尹新月自降身份张启山也管不着,照顾好齐桓才是头等大事。

齐桓本不想麻烦人,顾自拿着筷子扒饭,奈何看不见东西实在不方便,险些把碗打了,张启山在边上看的胆战心惊的,起先是怕伤了齐桓的自尊,这会儿也顾不上这些有的没的了,赶紧把碗筷从齐桓手里接过来,“还是我来吧,你一会儿再把碗打了。”

齐桓微笑,佛爷还吝惜一副碗筷不成?

“餐具而已,碎了就碎了,我是怕伤了你,一会儿没防头磕着碰着了,叫其余几个知道了,可不都是我的罪过,再者说,还不是我心疼。”

张大佛爷乐意伺候,齐桓自然乐享其成,竟隐约觉着这也是个好事儿,不觉笑得眉眼弯弯。

一勺汤递到唇边,齐桓也不怕烫着,张口就喝,果然,是适口的温度。

张启山见他这全无防备的信任也是高兴,嘴上却是怪到,“属你嘴馋,也不怕烫着,笑得这样高兴,这是想什么呢?”

齐桓摇头,佛曰,不可说。

张启山也不在问,一心投喂齐八爷,菜要挑嫩的,鱼要挑刺,虾剥了壳要少少的蘸些醋,汤里剁成小块的仔猪蹄要拆骨,偶尔趁齐桓咀嚼的功夫自己也吃点儿,从没做过的事,这会儿倒是熟练的很。齐桓一上午没进什么,这会儿确实饿了,吃的认真,张启山又忙着投喂,腮帮子塞得鼓鼓的,活像只花栗鼠。

张承山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忍不住笑,想着自己也该找个伴儿了,一大桌的菜愣是没敢动上一筷,偷眼瞄了下,恨不得把自己埋进饭碗里,看堂哥这样子,府里好事将近了……

这边三个人自得其乐,看在尹新月眼里却是刺眼的很,筷子“啪”的一声狠狠往桌上一拍,踩着高跟鞋就上楼了。

齐桓叫那声脆响唬得一怔,随即被张启山柔声安慰,张承山表示没眼看,报备了一声就下了桌,饭厅里就剩下两人独处。

待张启山喂饱齐桓,这算子已经头一点一点的快要睡着了,不禁莞尔,把人抱进自己的卧室,埋进松软的被子里,摘了眼睛放在床边的斗柜上,见人呼吸渐轻缓,便小声唤副官取了文件来,坐在床的另一边批阅起来。

午后的阳光暖暖的照进来,空余一室静谧……

—TBC—

告诉我,甜不甜?

写给一八:
老九门完结了,这是第一部我耗费如此之久追的剧,对于剧情,失望有,毕竟尹小姐的人设太糟心,但更多的,是放不下,很多次我以为我要弃剧了,最后还是坚持下来,我想看到,一八有一个怎样的结局。所以对于这个结局,说不上有多喜欢,至少没让我失望,想想这也许是他们最好的结果了……老九门虽然全剧终了,但一八不会散,这是我的第一篇同人,希望能给我心目中的一八一个完美的结局,最后,谢谢支持。

【一八】我不记仇,但有仇必报番外篇(上?)

你们要的又瞎又哑的梗,应该是小甜饼,我也不知道╮(╯_╰)╭
各种私设!各种ooc!大概会有黑yxy,仅针对人设,不上升真人,不喜绕道!
最后,默念三遍,我爱茗茗^ω^

窥天机之人自有五弊三缺算作天谴,或残或孤或绝家门,齐桓素来自认是看得透的,然而真正到了这一日,才发现自己也许并没有那么无所谓……

想想也是,只是一觉起来,醒来就发现自己目不能视,若仅是如此,齐桓还能自我安慰,没了眼睛大不了靠耳朵过活,可作为一张铁嘴讨春秋的人,就此坏了嗓子,不亚于要了他的命,或许,还不如死了……

张启山是他命里的桃花劫,是他入世的根源,动了这凡心,日夜受求不得之苦,想也不会留后了,这难道还算不得天谴吗?齐桓想着想着却笑起来,也好啊,是时候休息了,远远的逃开这战乱的世道,做他那独行的仙人,有何不可。又笑自己,跟了佛爷这些时日,倒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一个算命的,在这兵荒马乱的长沙城,能做什么呢……

这奇门八算一夜之间目不能视口不能言不过半日就传遍了长沙城,这张大佛爷乍一听得此事哪里坐得住,当下也管不得那尹小姐勒掯着府里下人喊她夫人的事儿了,匆匆取了衣架上的皮衣外套,招呼着副官就去了齐府,留尹新月在后头气得跺脚。

齐府外头停了一排的车,上头是不同的家徽,眼看着这九门差不多到齐了,张启山疾步迈入正堂时却彻底忽略了看到他纷纷点头致意的另七位当家,径直走向了坐在一把梨花木太师椅上的男人。

眼见那算子听见脚步声茫然了一瞬,张启山心里狠狠揪着疼,往日有神的眼睛此刻全无焦距,似乎蒙了一层水膜一般,张启山有那么一瞬间几乎觉得齐桓下一刻就会哭出来,然而椅子上的算子却在下一刻冲他拱了拱手,像是猜到了来人的身份,缓缓绽开一个清浅的笑来,他本就年龄最小些,素来是九门众人最疼的,这会儿笑起来颊上显出两个浅浅的梨涡,看着更小了,然配上那双眼睛,众人无不心疼的紧。

二月红先开了腔,“老八,这样大的事,要不是外头传开了,怕我们都还蒙在鼓里呢,多年兄弟,出了事也不想着通知一声。”

“就是啊,老八,这你可就不够意思了,这种事儿藏着掖着有意思吗?”狗五眉心皱得死紧,他同齐桓真算得上青梅竹马,这会儿连三寸丁也不顾了,“你给五哥说清楚,这算怎么回事儿?”

霍三娘再手段强硬雷厉风行也到底是个女儿家,这会儿压着声音啜泣,精致的妆面都快花了大半,而老四陈皮的脾气是最烈的,先前是年岁小些不好先开口,这会儿可不打算就此揭过,“老八,我是个粗人,不懂你那些弯弯绕绕的,也不懂那什么五弊三缺,你就说明白,你这双招子还有你的嗓子,还能不能好了?”

这话无疑是几人的心里话,一时也没人再接话,九双眼睛齐刷刷盯着齐桓看,饶是齐桓看不见也觉头皮发麻,心知不好糊弄过去,只好比了比口型,这是天谴,好不了了。

张启山闭了闭眼,意料之中的事,但真听到了,先头有再多心理准备到了这会儿也是无济于事,“老八自己也不方便,我打算把人接回府去照顾。”

要说齐桓这会儿最要躲着的人是谁,那必是张启山无疑了,万万料不到的是其余几位当家纷纷表示赞同,一时也是哭笑不得,你们好歹征求下我的意见啊……

一槌定音,辞过几位当家,张启山也不废话,上前一步直接就将那算子给打横抱了起来,齐桓看不见东西,骤然的失重感唬得他抬手就抱紧了张启山的肩颈,嘴唇开开合合,左不过是要抱怨自己吓着了他,张启山这样想着一时也不觉得如何,倒是齐桓念到半途突地想起自己嗓子坏了,闷闷地闭上嘴,神色郁郁。

—TBC—

有话要说:
你们能接受生子吗?前两天看了篇生子文感觉好萌^ω^要是有想法告诉我,然后,解释下私设,名字和正文一样,私设八爷年纪最小双十年华,然后是皮皮,私设皮皮是老四爷的儿子,然后九门众人是一起长大的,感情很好,张启山比齐桓大十岁,起因是我蒙上了一篇父子,请不要大意的认为我丧心病狂吧,但是真把佛爷写大二十岁,感觉八爷不至于那么重口^ω^放心,正文是正常的,看我真诚的眼睛⊙▽⊙
最后,我也不知道这篇番外会有多长╮(╯_╰)╭